第935章 法外开恩
作者: 最后的烟屁股更新时间:2019-10-09 22:55:44章节字数:4677
    两天的时间,荥阳城内的所有粮店都被神武军查抄了一遍,除了逮捕了商家主事人,查抄了相当一部分粮食之外,还给留守各粮店的掌柜留下话,粮铺必须继续开门经营,价格必须下降到灾情爆发之前的物价水平,对于前来购买粮食的居民必须要进行限购,每户每天依照人口数量只能购买多少斤,购买时要拿户籍登记。

    粮食是根本,也是物价的风向标,一旦粮价上涨,市面上整体物价都会跟着上涨,粮价回落,市面上整体物价也会跟着回落,通过这种方法,赵俊生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把受灾地区的整体物价降了下来。

    这种手段并非是十足的行政措施,而是半行政手段,只限制粮价,依靠市场本身的调节能力把物价拉回正常是水平,实际上那些粮食商人们的被捕对整个市面也起到了很大的威慑作用,赵俊生也通过这种手段告诉了大乾帝国所有商贾,朝廷并不限制商人们把生意做大,也不眼红商人们挣了钱,只要把商税交够就行了,但是朝廷决不允许无良商人趁着天灾人祸之际大肆囤积物资、操控物价、大发国难财,一旦有人触碰这条红线,必定会遭到最严厉的制裁。

    随着一车一车满载粮食的马车进入灾民营地,延绵方圆十几里的营地里很快再次热闹起来,灾民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神情,整个营地渐渐恢复了生机和火力,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营地里互相追逐和嬉戏。

    赵俊生的行宫设在灾民营地的旁边一座小山上,山上上下都遍布岗哨,他站在行宫前的大石上看着山下灾民营地热热闹闹的,心里如释重负。

    “陛下,此前朝廷派来负责赈灾事宜的工部侍郎张天度求见!”太监袁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赵俊生没有回头,只是打了一个手势宣张天度觐见。

    袁涣转身高呼:“陛下有旨,宣张天度觐见!”

    一个中年大臣快步走了过来,下拜高呼:“罪臣张天度叩见陛下!”

    赵俊生缓缓转转过身来面对张天度:“罪臣?你何罪之有啊?”

    张天度跪伏在地上道:“朝廷为了此次赈灾拨付了五百万贯、粮食两百万石以及其他各种赈灾物资不计其数,臣身为朝廷委派的赈灾大臣却被灾区官员们联合起来掣肘而无能为力,他们暗中侵吞赈灾物资、阻扰臣布置实施赈灾,致使臣在赈灾事宜的进展缓慢,臣有罪,实在有负圣恩,辜负了陛下和朝廷的信任,甘愿受罚!”

    赵俊生静静的听完,打量这张天度,不管这张天度是在卖惨、又或者是在以退为进,又或者他真的是因为没能在赈灾事宜上取得重大进展和成果而自责,有一点是无法否定的,张天度赈灾不力!

    赈灾进展缓慢、效果太差,这有灾区官吏们的不作为、甚至故意阻扰、侵吞赈灾款项和物资的原因,也可能有张天度的官位不够高镇不住场面、能力不足的原因。

    但这些对于赵俊生这个皇帝来说统统都不是理由,既然接下了这个差事,就得有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任何原因都不能成为推脱责任的理由。

    赵俊生走下大石头来到张天度的身边,“张天度啊,你在灾区的所作所为,朕都听说了,赈灾的进展缓慢、收效甚微并不能全怪罪在你身上,但你是赈灾大使,如果赈灾做的圆满、让百姓们以最快的速度、最饱满的精神状态重建家园,这是你的功劳和政绩;反之,这就是不作为,也是犯罪!所以,你必须要负起一部分责任,这个工部侍郎你不能继续干下去了,去做一任县令吧,京县县令目前空缺,京县也是受灾区,朕希望你能够放下心里的包袱,要有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勇气,把京县的赈灾事宜继续进行下去,让百姓们在寒冬到来之前能住进新房,家里有足够的存量过冬过年,让他们有足够的种子春耕播种并撑到收割!”

    从工部侍郎被降职到一县县令,这个打击对于张天度不可谓不大,但他知道,能有这么一个结果还是皇帝法外开恩了,否则的话真要追究起来都有被下狱杀头的可能,黑锅必须要有人背啊,从赵俊生对他的处置来看,赵俊生并没有让他背全部的黑锅,只是略施惩戒。

    “皇恩浩荡,臣感激涕零!请陛下放心,臣一定知耻而后勇,把京县的赈灾事宜做好!”

    赵俊生打发走张天度,向行宫走去,经过王坦之身边时问:“你觉得这个张天度与那帮人在朝廷中的靠山之一?”

    王坦之躬身回答:“回陛下,臣查过张天度的履历,此人在当任工部侍郎之前从未在工部任过职,也不曾在朝廷其他各部任职,同样也不曾在黄河沿岸各郡任职,所以他与这些人应该没有关联!”

    赵俊生不置可否,沉吟一下,对袁涣吩咐道:“派人去宣杨保年和赵安觐见!”

    杨保年此前当任荥阳郡丞,在原太守崔延泽等人大肆侵吞救灾款项、对赈灾事宜不作为的时候,就是杨保年和密县县令赵安等人想尽办法给灾民们筹集粮食和其他物资,也是他们在极力安抚灾民们的情绪,维持着灾民们的稳定。

    赵安就是太子赵东,当初赵俊生安排他以假身份前往睢阳任职,所以给他用了一个假名赵安,赵东这几年能从一个小吏做到一个县令,郡丞杨保年对他的提拔力度不小,但很显然杨保年并不知道赵东的真实身份。

    不久,杨保年和赵东两人一起来到行宫。

    “臣荥阳郡丞杨保年(密县县令赵安)叩见陛下!”二人高呼一声跪了下去。

    赵俊生打量二人一眼,抬手道:“平身!”

    “谢陛下!”

    等二人爬起来,赵俊生道:“看得出来,你们在灾民之中的声望很高,是因为你们为灾民做了许多,经过此事,你们在荥阳郡的官声就起来了,朕决定升任你们分别担任太守和郡丞,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持着为民请命的一颗赤诚之心尽快让荥阳郡的百姓们从受灾的阴影中走出来,组织他们重建家园、恢复生产、以最短的时间恢复从前的生活水平甚至让百姓们过得更好!”

    阳保年和赵东立即下拜:“臣等必负陛下信任,不负荥阳郡百姓!”

    赵俊生道:“还有一事,你们现在已是荥阳郡的一号和二号人物,整个郡的官吏们都在看着你们,朕希望你们给他们做出表率,要廉洁奉公、恪尽职守,时刻把治下百姓放在心上,平日里也要加强对下属官吏们的监督和教诲,不可尸位素餐、不可鱼肉百姓、不可得过且过,更不可做出触犯律法、反叛谋逆之事!”

    二人答应:“臣等谨记陛下教诲!”

    “这两天将士们从荥阳城内已经运来了两万石粮食,足够十二万灾民吃半个多月了!从明日开始,由你们二人组织官吏给灾民们分发半个月的粮食,让他们领了粮食之后速速回家!”

    “臣等遵旨!”

    等杨保年和赵东离去,赵俊生对袁涣吩咐:“去告诉太子,让他晚饭时来见朕!”

    “诺!”

    黄昏时分,赵东来到了行宫,他被袁涣引进宫内。

    “儿臣拜见父皇!”赵东见到赵俊生下拜行礼。

    赵俊生指着对面的矮几说:“起来吧,坐那儿!”

    “诺!”赵东起身走到矮几后跪坐,发现矮几上放着丰盛的食物。

    赵俊生说:“阿爷知道你这几个月没吃好也没喝好睡好,这是阿爷特意让人为你准备的,你陪阿爷好好喝几盅,吃饱喝足了就在这儿睡上一觉,明日一早起来去配合杨保年给灾民们分发粮食!”

    赵东起身行礼道:“儿子谢阿爷,只是那些灾民们都吃不饱,儿子却在这里大鱼大肉,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灾民们一天没有被劝导归家,儿臣这心里一天都始终放心不下,只怕在这儿也睡不着,儿子就随便吃点吧,吃完了还是先回营帐!”

    赵俊生看了看赵东,发现他这几年在外面为官,进步还是很大的,体会了民间疾苦,就知道老百姓们的生存不易。

    赵俊生沉吟一下,对赵东说:“儿子啊,你心里装着百姓、对民生疾苦有怜悯之心,阿爷很高兴;对待公务一丝不苟、不懈怠,阿爷也很高兴和满意你这两年的进步。但是你要知道,事情是做不完的,做事要讲究劳逸结合,如此效率才能最高;你更要知道,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如果你想做事、想做大事,必须要有一个好身体,如果你把身体都累垮了,就算你有再大的抱负和志向,就算你有惊世才华也没有机会施展了,岂不遗憾么?”

    赵俊生的话对赵东还是很有作用的,他听进去了,思量着的确很有道理,于是答应:“儿谨记阿爷教诲,遵从阿爷的安排!”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